湖北快三走势图柳传志离场:联想风光已不如当年 网友评论毁誉参半

2019-12-19

2019年12月18日晚6点,联想控股官宣:柳传志辞任董事长职务。

99天前,小老弟马云潇洒挥别阿里巴巴,引发网络狂赞;此刻,同岁的华为精神领袖任正非依然在战场上拼杀,粉丝众多。

作为一代IT教父,柳传志在企业界江湖地位非同一般。他是王健林口中的“老大哥”,他是融创创始人孙宏斌的老上级,他在联想陷入“5G投票门”之后发誓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先后赢得马云、雷军等一众企业家力挺。

但今天,教父的离场没有得到应有的掌声。与联想PC业务重回全球第一的光环不相匹配的是,对于这位即将退休的大佬 ,网络上的高赞评论是一片奚落,综合来看毁誉参半。

救火十年之际,曾经的一代孤单英雄黯淡离场。

这是一个时代的谢幕。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一批中国教父级人物——“通讯教父”任正非、“饮料教父”宗庆后、“白电教父”张瑞敏、“IT教父”柳传志,从今开始,将逐一说再见。

1

英雄迟暮

李鸿谷在《联想涅槃》中,曾定义联想是中国企业全球化教科书,联想当初收购定义PC为何物的IBM PC部门,震惊了国内外媒体。2015年,联想上市十年,成为全球PC的老大,智能手机、企业级业务也进入前三,风光不亚于如今手机销量排名全球第三的华为。

在智能手机刚刚兴起的时候,国产手机“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并驾齐驱,而今,除了华为屹立不倒,联想等已籍籍无名。

柳传志转身之际,联想的风光已不如当年。

今日,市界在北京多个书店走访,发现书店内关于联想、柳传志的书几近于无,相比之下,华为、任正非、乔布斯等书却是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市界向某知名连锁书店店员查询得知,整个北京地区的书库中,竟没有关于柳传志的书籍。

此时,退场的主角柳传志,距离他第一次返场救火联想,已经过去十年。十年间,柳传志对于“联想救火员”一职殚精竭虑,也曾公开说“只要联想有难,我永远会站出来”。

但柳传志没有让联想重现辉煌。

遥想1994,联想与华为业务出现首次交集:“北联想”和“南华为”推出了各自品牌的程控电话交换机。1995年,联想销售额67亿元,是华为的4.5倍,何等风光。但6年后,华为销售额超过联想;2012年,智能手机领域,两者收入接近齐平,但华为利润已经是联想4倍之多。今天,联想控股市值约合52亿美元,而据估值华为价值已超6000亿美元,二者早已不在一个量级。

2018年12月23日,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前联想集团总工程师倪光南日前谈及联想落后的原因,指出联想的路线错了,也没有重视科技股权。

作为一代风云人物,挥别一生功绩时,著书立传颇少,奚落声而上,柳传志虽屡屡救联想于水火中,但他的一生功绩也渐渐单腿走路,似有将倾之势。

回首过往,他可曾后悔哪一步踏错?

2

孤胆英雄

1984年,已经40岁的中科院研究员柳传志突然下定决心要下海,因为“憋得不行”。

一个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看着太多的研究成果变成一篇篇束之高阁的论文,希望通过办企业,把高科技研究成果变成产品,去尝试“高科技产业化”这件事。

柳传志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宁可冒着风险向前冲,就是“奔日子”的人,这种人才适合创业。当年我就觉得自己是“奔日子”的人,有了这个想法,再回想自己之前40年的沉闷生活,就觉得更憋屈,当时的体制只要有一点缝隙,我就要坚决地钻出来,自己创业。”

那年几乎是中国一代企业家的创业元年,大家似乎受到某种吸引,海尔的张瑞敏、万科的王石纷纷诞生了。

柳传志带着11个同事,拿着中科院计算所批的20万元,下海开干。这一年柳青满六岁,由大她两岁的哥哥照顾。再过几年,柳青的哥哥将代替父母去给妹妹开家长座谈会。

一个搞学术科研的人要办公司,当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柳传志像一名孤单英雄,一心往前奔,刚开张也没有太明确的业务方向,第一次做生意就碰到了骗子,仅有的20万被骗走了14万。

柳传志带头,一帮几个月前还是中科院受人尊重的专家、干部,摆起来地摊,卖起了电子表、运动衫之类的小商品。为了省钱,柳传志还把烟戒了,18年烟龄就此中断。

后来,中科院要给各家研究所配备500台IBM的电脑,陷入绝境的柳传志扑上去,接过这批电脑的验收、培训和维修业务,联想终于赚了第一笔70万元。

公司要发展,总不能一直吃前东家给的生意,柳传志想尽办法拓展业务。若能拿到IBM PC的代理权,则能利润倍增。在当时,想做中国代理,首先需要获取“进口许可证”,才有资格去谈,可联想当时不具备获取“许可”的资格,只好谋求与有代理权的机构合作。

当时,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既是IBM的电脑客户,也拥有代理权,柳传志瞄上了香港中银。

合作后来是达成了,但像许多后来扬名立万的商业传奇人物一样,成功背后总有艰辛曲折故事,命运自然也不会放过柳传志。

到最后结算利润分成时,香港中银比柳传志算的金额整整少了2万美元,那个年代,够支付联想全体员工一年的工资了!气急败坏的柳传志赶赴当天赶赴香港,却没有资格过关,只好蜷缩在深圳一个8块钱一晚的小招待所,与许多陌生人同住一晚。

当晚他满心愤慨睡不着,爬起来给香港中银的合作人写信,写自己如何被人家轰出门;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如何给一个小伙子拍马屁;员工甘鸿,同样40多岁的人,为了拿到“进口许可证”,高烧39度还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在北京东西两个对角跑了一天,终于拿到许可证,却腿一软从五楼滚到四楼;同样是这个甘鸿,雨天要接香港来的贵宾,舍不得打车就去坐公交,却失足掉进窖井,水没过头顶差点淹死……

这也是后来许多人津津乐道的故事,联想初期员工在滂沱大雨中跑业务,掉进窖井差点淹死,那批人节衣缩食,拼死拼活的给联想挣利润。

不管怎样,柳传志在那晚把这些事一件件写下来,妻子远在北京,得了甲亢在医院做手术,柳传志也顾不上。

戏剧的是,香港中银不相信这些故事,派人调查,竟然是真的!感叹之余,将钱悉数付给柳传志。

联想初期这帮人,都靠着“奔日子”这口气,度过了艰难的创业初期。1993年开始,中国的房地产出现高潮,资金快,中关村的企业纷纷投资房地产,柳传志也萌生了买地想法,甚至选好了城市:烟台、福州。

然而柳传志和公司高层几次开会讨论后,又决定坚决不能做这件事。联想主要研究的是高科技方面的事情,与房地产根本不是一个方向。即使一次挣了钱,但没长本事,以后也干脆不要做。

事实证明柳传志这个决定十分正确。没过几年,房地产泡沫开始破灭,许多房地产商都出现亏损,几家中关村著名的大公司因此栽了大跟头,甚至有人因还不起贷款而跑路。从此,柳传志就彻底定下了一个原则:不长本事又夹杂着风险的钱坚决不赚。

3

向左,向右

时间转眼来到1994年,这一年联想赴港上市。对于这样一个高光时刻,柳传志等高层却仍然忧心忡忡——联想实际内外交困。

这年,国家取消高科技产品进口许可制度,大幅度下调进口电脑关税,由200%降低到26%。这导致惠普、康柏等国际巨头长驱杀入,联想等民族品牌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上,与其短兵相接;另一方面,联想的长期大客户——国内机关事业单位的采购势头出现疲软。有调查数据显示,在1989年前后,国产电脑的全国市场占有率为67%,而到1993年降到了22%,几乎溃不成军。

由此,联想与国外厂商展开了四次大降价的比拼,才勉强保住利润。

面对联想大亏损等压力,柳传志因为美尼尔氏综合征发作而住进了医院,这种病简单来说会在突然发病时感觉天旋地转。他躺在病床上也没有闲着,展开病床外交。柳传志认为要找自身的毛病,“别管外面出了什么事,联想要把自己的毛病看清楚。”

联想所在的PC行业,竞争过于凶猛、制造利润微薄,又过早在香港上市,联想的毛病在于组织结构不合理,销售和进口各自独立,电脑整机的组装销售效率极低,也不太有条件在核心技术上进行巨额投入。

当年前阿里巴巴参谋长,现任湖畔大学教育长的曾鸣,问过柳传志这样一个问题:“未来联想是想做大,还是想做强?”柳传志犹豫半晌,回道:“还是先做大吧。

于是,在“内忧外患”中,1994年成为联想决定走“技工茂”还是“贸工技”路线的分水岭之年,联想爆发了“柳倪之争”。

纷争起于理念不同,时任联想总工程师倪光南要走技术研发优先之路,柳传志却认为应该先将资金用于扩大市场份额,增加营收。倪光南所支持的部门屡次申请研发资金,柳传志皆未批准。

随后倪光南多次向中科院举报柳传志决策独断专行,还有重大经济问题。中科院在调查后认为,这是联想领导层工作上存在的分歧,柳传志不存在经济问题。

病床上的柳传志几乎获得一边倒支持,联想最终还是选择了“贸易”—“制造”—“技术”的发展道路。

1995年6月30日,是柳传志修正自己初心的一天,曾经要将“高科技产业化”的他决定走“贸工技”路线。联想集团董事会召集公司200名干部开大会,宣布免去倪光南在联想包括总工和董事的一切职务。“市场派”与“技术派”的决斗以市场派的暂时胜利结束。

1995年,联想宣布永久废除“总工程师”一职,与此同时,华为成立“研究部”。两家同辈IT公司自此彻底背道而驰。

没有了倪光南,程控交换机部门被历史的年轮碾碎,联想在 “贸工技”发展道路上狂奔,逐步壮大,并在2005年一举并购了IBM的个人电脑业务。当时的电脑业巨头宏碁,也作出了和联想类似的选择。

1994年,柳传志放手一搏,任命杨元庆为联想电脑公司总经理。在他的带领下,当年联想自有品牌电脑销量跻身中国市场前三位。杨元庆也因此被誉为“销售奇才”和“科技之星”。1998年,柳传志在《计算机世界》上正式表明"贸工技三级跳"为联想的战略思想。

在此后的很多年里,联想研发投入总和,不及华为的十分之一(联想仅有2%的研发投入,华为长期在10%~15%左右),仅能维持传统PC业务的升级换代,在芯片、硬盘、面板等相关领域均是一片空白。

从那年开始,背靠中科院起家的联想,毗邻的清华北大,对自己身后的资源选择了放手。

多年后,柳传志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讲道:“我和任正非性格不同”,在技术攻坚中“他敢往上走”,而自己不行。

不是杨元庆

在一定历史时期来看,柳传志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联想一度成为全球PC行业的老大,而柳传志也被誉为IT商业教父。

功成名就的他开始为退休做准备。有很长一段时间,杨元庆引领联想集团,郭为领导神州数码,朱立南掌控联想投资,陈国栋主管融科智地,赵令欢执掌弘毅投资,这5个人成为联想有名的“五大少帅”,在各自的领域中领军一面,各领风骚。

但没多久,五帅说法消失,接班人似乎呼之欲出。

杨元庆在29岁进入联想,随后逐步成为柳传志最看好的人。2004年联想收购IBM的历史荣耀时刻中,杨元庆开始肩负接班重任。

2004年12月8日,收购IBM后,在柳传志和杨元庆都在场的联想管理团队会议上,柳传志宣布不再出任董事长,改任董事,杨元庆走马上任新董事长。同时,杨元庆宣布并购后的联想,官方语言是英语。

放任杨元庆独自操盘后,柳传志没享受几年休闲的退休时光,不得不再出山。

2008年,联想彻底斩断自己边角向更远的地方冲刺。这一年,联想设计的祥云火炬被北京奥委会评选当选冠军,作为奥运会全球赞助商显得更加荣耀。同样在这一年,联想以1亿美元的价格将联想移动的全部股权及品牌出售给联想控股以弘毅投资为首的私募基金。

奥运会闭幕后,那年冬天格外寒冷。联想2008年前所未有的亏损2.26亿美元,也过了一个寒冬。

寒冷没有随着春天的到来消退。2009年5月,联想集团发布2008—2009财年最后一个季度的业绩,该季度联想净亏损高达2.64亿美元。

2009年9月,65岁的柳传志不得不挂帅重征,出任联想集团董事长。同时,柳传志向时任联想CEO阿梅里奥告别,对方体面的离开,杨元庆重任CEO。

2011年11月,联想集团的成绩单显示,市场份额从2009年开始,连续8个季度保持了行业内最快的增长速度。人们不禁感叹柳传志“王者归来”的雷霆手段。

不久,柳传志二次宣布退休。

可外界普遍认为,柳传志没有真正离开过联想。他始终是随时待命的联想救火员,确保这艘巨轮平稳向前。

柳传志无意紧抓不放。正如刘邦打赢项羽后,曾经在朝堂上询问臣子:“我为何能赢得天下?”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用对了人,招揽到张良、韩信、萧何等人才为其效力,从而成就了霸业。从某个角度看,刘邦能夺得天下在于他善于且敢于放权。

从柳传志早期培养杨元庆等人来看,他早已萌生退意,只是时机不成熟罢了。2019年5月,75岁的柳传志再次表露退休已经提上日程,接受采访时他说:“自己要有自知之明,只看年轻人最后做的结果,那才是一个老头真正该做的事。”

年轻人杨元庆早期没有辜负柳传志的重托,自他接手电脑事业部后,联想的营业额曾以每年100%的速度增长。可2015年,联想再次出现巨亏,亏损金额达8.4亿元。

这使杨元庆饱受诟病。早年柳传志运用其著名的管理三法则,“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培养出了众多优秀高管。而杨元庆带队期间,联想经历了数轮大裁员,人数动辄上千,公司每年都会有集团副总裁以上级别高管离职。

与此同时,这名优秀的接班人也暴露了自身问题——不如柳传志那样擅长商场“外交”。从收购IBM将官方语言定位英语,到5G投票事件全网招黑,高管公开发言频出车祸,杨元庆那句“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而是全球化的公司”,更是直接导致联想“国牌人设大崩塌”,最后不得不由柳传志出面发文《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才勉强平息大火。

这背后反映出的是杨元庆等管理层话语体系过于老旧,在友商雷军自己代言宣传自家产品,金句频出时,杨元庆等人在互联网时代的对外发言显得不合时宜。

最终,柳传志没有选择杨元庆,继任者将是现任联想控股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执行董事宁旻。

距离初次返场十年之际,柳传志再次选择在联想业绩上扬的态势中挥别,而同岁的任正非还留在战场上。

这一次,柳传志能否真正挥别舞台,答案犹未可知。